川上蕉

垃圾箱。

[翔润相二]人间喜剧. 18

*上一章的热度让我有小情绪了
*大概下一章完结

提起笔来又放下,看着日历上已经被画过一个大大的心形的日子有些出神。

那是樱井翔握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画下的标记,在满屋子温暖的金色光线中,他伏在他的背上笑声轻柔,和他两个人攥着一支笔画下一个红色的圈。樱井翔突然说,这也许就会是他们人生的转折了。

松本润微微侧过头去看着自己背后的樱井翔的侧脸,锋利的轮廓线勾勒出成熟男人的面容,乌黑的头发,刘海柔顺服帖在额头上,唇角勾起微微上扬,气息平缓低沉在耳畔温热来回。心里不禁有些恍惚了,恍惚间就看见很多年前那个黄发戴耳钉的少年,笑起来的时候眉头微微蹙在一起,露出仓鼠的门牙,他现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朝着自己挥挥手,转身就往远处奔跑去,背影不断的缩小成一点,消失在记忆的尽头。然后那个夹着一叠文件,身上穿着黑西装系着领带的男人又突然出现在那里,好像莫名其妙地就剪掉了当中的种种时光和情节,突兀却又顺理成章。他努力的想把那两个影子合二为一,可是越努力就越感到没来由的难过,不仅没能如愿以偿,反而让自己忍不住有些颤抖,用力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直到手指关节泛白,指甲嵌进掌心皮肤,一阵生疼。

然后突然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道包围住。樱井翔把他转过来面对自己抱在怀里,撩起他的刘海轻吻了他的额角,口中喃喃的仿佛在自言自语,他说“快了,就快结束了。”

他不知道什么快要结束了,樱井翔口中说的转折能否如期到来他也不确定,只是因为往昔种种,他觉得自己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容易满足,容易沉溺在当下短暂的幸福里。可是这样就好了,能在他那双臂膀里停留哪怕就只有那么几分钟对他来说都已经是再奢侈不过的幸福,又何必再那么仔细地思考以后。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走到落地镜前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思考着今天一天除了等待晚上的到来还能做些什么,然后有点颓废地卧进了沙发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大脑中构思着无数中今天可能会发生的事和所有可能出现的画面,他们可以在无尽的人流中接吻,可以在闪烁的烟花下拥抱,甚至可以寻觅某个阴暗处做一些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他们可以做一切恋人情人爱人之间需要做的事,但他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想象着樱井翔给他捞起一条小金鱼时脸上笑容的少年了,不再会因为一个苹果糖而高兴雀跃。他这么想着,迷迷糊糊的居然也这么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的二宫和也正咔嚓咔嚓地嚼着薯片,安静地看着窗外盛夏的一片温暖,然后转过头去看着一旁在看书的相叶雅纪,用一种略带不满的语气问他,“所以说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去凑那个热闹吗,不是去年就答应我明年不强迫我陪你了。”

相叶雅纪抬起头也回望向他,眨了眨眼睛,“我每年其实都是这么说的,但是你每年也都陪我去了。”

二宫和也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会被对方堵的说不出话来,咀嚼的动作也随之停滞了几秒钟,然后缓缓的重新把头转回去,在相叶视野范围之外的范围里把嘴抿成了一条线,又随即唇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你的爱人就是一个有本事让你无数次重复的原谅他且毫无芥蒂恩人,本就应该如此。

大野智再一次出现在樱井翔所在的事务所楼下。这一次不再是调查文件,而是一个漆皮的黑色封套,里面装着一个不明的物体。樱井翔兀自忖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睁圆了眼睛细细看着那人的脸,不过他未能从大野智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内容来,毕竟他这个八字眉时常向下撇着的朋友看起来总是一副很伤感的样子,和他圆圆的面包脸配合着叫人心生一种微妙的感情。不过现在已经不容他再去东拉西扯地想这么多了,他摸着黑色的封套环顾四周,确认无人在场后把它用极快的动作别在了腰间,“只能这样了?”

“只能这样了。”大野智垂下眼睛点了点头,又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到了这一步,也确实没有办法在挽回了,于是他又反问樱井翔,“真的不要我陪你去吗。”

樱井翔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手伸进衣服口袋里安静地握住了一个什么东西。眼睛看着他,却像是穿越到了什么更远的地方,闪着一种大野智不曾能够理解的光芒。

“我今天还有个重要的约会,一定要赴约。”

松本润在处女座必经的痛苦挣扎和纠结中选出了一套称心如意的衣服穿上,把自己的刘海吹成了樱井翔最喜欢的那个样子。每当他的刘海柔软地垂在额前,樱井翔就喜欢用他那双厚实的手去揉揉他的脑袋,就像是在抚摸一样稀世珍宝。将自己从头至尾上下扫视了一遍,打量着这个看起来近乎完美无瑕的自己,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然后目光安静地停留在镜中自己左耳上的耳钉,看着那一点金色的反光,心中涌起一种复杂的感情,竟然让他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但是他不可能哭,也不愿意破坏了今天约会的好兴致,这么久以来在无数次悲怆拼命忍住后积蓄起来的泪水停滞在泪腺之间,又怎么可能在如此开心且充满希望的一天流下。

他开着他的车在街道上驰骋而过,几公里的路像是走了很久也到不了终点。混杂着期待喜悦悲伤怀念与自己在这个城市并肩而行一路向前,蜿蜒向远方而去。

车停下来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才扭头向车窗外扫视,昏沉沉的黄昏下世界一片通红,是太阳的余温和人们亮起的红灯。没有他的车,也没有他的人,六点半整,是两个都不习惯迟到的人约定的时间。他掏出手机按下他的电话号码,短暂的等待以后听到听筒里传来的“电话无法接听,请在哔声后留言”的时候,他没有太多的感觉,反而是像是如释重负一样地长出了一口气。

松本润走下车,顺着人满为患的热闹巷道向前慢慢走着,和拥挤的人群摩肩接踵,寻得一丝喧嚣的慰藉。他突然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一些问题,突然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怔怔地出神。

有些人从来都是不适合等待,也许真的失去也比无穷的等待更好。

他在乱逛了约莫二十分钟以后邂逅了甜甜蜜蜜约会的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说是甜蜜,倒也算不上。相叶雅纪正在为刚被二宫和也抢走了的那一个苹果糖而悲伤不已,在对方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中,二宫终于施舍一般地抬起手把食物举起凑近恋人的唇边,一回头却瞥见现在不远处望着自己出神的松本润。孤单一个人的身影在结伴成群人流中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扎眼。

二宫手上的动作僵住,感受到他奇怪反应的相叶雅纪说着他目光的方向看过去,看见松本润穿着一身精致的衣服,那张脸微笑得体,在红光的映衬下好看的惊人。

“嗨,”他说。

有些问题问不出口,被硬生生堵在了喉口。

松本润安静地看着两个人的表情,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笑着耸耸肩膀,想着也许现在自己马上离开才比较能缓解尴尬,他拍拍相叶雅纪的肩膀干笑了两声,“我就不跟你们夫夫档正面冲突了。正好今天休息,出来逛一圈一会儿就回去,你们玩得开心啊。”

往回走的路上突然有无数的思绪汹涌地翻涌卷上心口。所有人都变了,这是没有人能改变的在时间的打磨下不停发生的变化,他不再是那个松本润,樱井翔不再是那个樱井翔,就连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他们也不可能再是那两个当初看见自己被抛下就可以不顾一切地冲去樱井翔家里的人。长大,成熟,圆滑,在这个世界的摸爬滚打带走了他们一身稚气,只换回来了无奈与悲哀。松本润低下头快步行走,在烟花升空之前他逃也式的离开了那片喧嚣。

他承认那是一次逃跑,他逃走了。他再也不想在那样好看的烟花下掉眼泪,或许是因为烟花太好看了才会掉眼泪,他不知道,更不想知道。只是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把车开的很快。这场长达了几年的赛跑,他最终还是输给了樱井翔,现在他真的不想再跑下去了,这种毫无意义的追赶其实早就应该适可而止,从头到尾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过。

他已经不是那个当初会为了等待而傻傻站在烟花下让悲伤吞噬自己的孩子。他们的悲剧和喜剧早就应该结束,或者说其实早就已经结束了,只是他才刚刚意识到这一点。就算是没有樱井翔,自己孤单一人无所依靠,日子还会继续向前不断行进,不停的,不停的,把曾经的一切都留在曾经。

仅此而已。

评论(1)
热度(29)
©川上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