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上蕉

垃圾箱。

[穿刺优格]悖论


  宛若布加勒斯特山间初升的一点朝阳,透过草木万物的间隙涓涓流淌,至支支溪流相汇,席卷锋芒崩腾而来……
  不。
  停下吧,这一切都太过于愚蠢了。
  “列斯库!”
  女人尖利的叫声伴随手臂划过的弧线如约而至,光洁如同圣母的脸庞显现出它本来的模样,在昏暗的灯光下模糊而扭曲成一副怪诞而诡谲的光景。
  玻璃质地的杯子与印花的墙面在进行了单方面一生仅此一次的强烈肢体接触后碎裂成无数细小分身,画着自由散漫的轨迹,不可抗地落向地面。精美的,繁琐的,脆弱的,它们叫嚣着的与生俱来的不公待遇终于至死都无人知晓。
  男人得意扬扬地甩了甩金色的头发...

骂星爵帕帕的司个马okay

一个吃干饭的:

睿智东西不骂还给你脸了?
还有上升到演员的可给您厉害坏了?
去了趟厕所把脑子拉坑里了?
合着您就进去看了个热闹?
哦!小蜘蛛!哦!钢铁侠!哦!死了!哦!因为星爵!哦!黑他!

Fu*k  you。

这图我做的,咋地?打我啊?傻逼东西吧?变本加厉蹬鼻子上脸?越骂你越跳?你他妈陀螺吧你欠抽。

okay

茶茶叉猹猹:

我……我从昨天看完复联三之后都没吃下去一口饭……。
感受看图……。
(双豹那个是因为两人都挂了就很难受……。)

[双飞] For a Price

尼古丁气息与刺鼻的香水味在狭小的房间里交融。

膨胀的情绪在引起轩然大波的轰鸣前一刻猛然停滞,它们蠕动着挣扎,被沉默强硬地扼杀剥夺了贻害的权力。蠢蠢欲动的愤恨和恶意张牙舞爪地戏谑嘲笑,冰冷从头顶直入脊背再顺着双手蛇行交错扭曲着蜿蜒而出。

Mercy点起第七根烟的时候,Pharah不自觉地捏紧了拳。

“博士,你烟抽得太多了。”

话是脱口而出的,像是满载着爱意的习惯一路来都行驶平稳,从未遇见过会冲向某处隐匿着的悬崖峭壁不停坠落至粉身碎骨,却还完全没给她留下一点后悔的余地。

糟糕透顶。

“相信我吧,人们不会想看到他们心目中的天使是这样的。”

这一句是补充。

法芮尔向来深知自己在两个人的...

[甜梨]夏海花篝

标题和文章基本没什么关系。

“你说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到底想说什么?”

龟梨问话的时候椅子仰靠在田口的桌上,而他的双手交叉垫在后脑勺下,翘着个二郎腿。这样一个明明是被老师严厉禁止的危险动作被被龟梨做的异常娴熟,堪称炉火纯青。

身后被提问的人有些不安地放下手中拿倒了的国文课本,没有及时做出任何回应,却捡起旁边的铅笔在指间转了起来。

这个习惯是跟龟梨在一起的时候不知不觉学会的。龟梨那个不管是什么拿在手里都要先转一转的怪毛病,田口把它归结为耍帅的一种,也不能算得上刻意模仿,只是日子久了就自然而然变得跟他相似起来,据说人体中有一种基因是在一起久了就会相互改变的,田口不懂生物学,但他觉得这不无...

[翔润相二]人间喜剧. 下

*当中15章小黄文部分已去,最后附上文包链接,文包内已设置成白色字体,吃肉的请自寻。

Chapter Six

 

 

 

“是我没有说过这期杂志的这个版面要扩张到原来的至少两倍往上还是你的提前得了阿兹海默记忆力衰退?还有,模特要换新人,你们现在还没有把这个模特辞退难道不觉得是对自己的一种自我摧残?莫非你是个抖m吗,哦不我忘记了你的确就是。还有,我们做的是给年轻的事业有成的男性看的综合性杂志,不是家庭主妇多购物清单,你真的觉得商业精英们会随意到把咖啡机拿在手里满街乱逛为时尚?特邀采访的人一定要再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点,现在这些刻薄尖酸的人眼睛比谁都要叼口味比谁...

[翔润相二]人间喜剧. 上

*挣扎着拖延着终于把这篇文的bug和手癌之类修改完毕,分两章发一次最终版

*翔润为主相二为辅,内含润斗和少量山组以及丸龟


Chapter One


巴尔扎克说:
 “如果爱上一个人,就别管他精神是否有问题,因为爱上一个人时,精神中已经是存在问题了。”
 时光会漠然很多东西,回收许多美好,只有感情能够深入精神。
 人的生命中有两种匆匆而过的人,第一种人与自己萍水相逢,点头之交平淡如水,在多年后回顾时皱皱眉头思考一阵。不过一句,“啊,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至于第二种人,他们每个都曾被刻在心底最柔软却也是最密不透风的温房,记忆被生...

[APH罗尼英] 露丝

  “来跳舞。”

  灯光、音乐、我的英格兰淑女,倏然出现。她将眼镜搁在桌上,口中吐出两个简单的音节。

  我不动声色地坐在沙发里,看着她金色的发丝合着音乐的节拍摇曳。

  “弗拉德,起来,”她不紧不慢地催促,望向我的眼睛微微眯起,居高临下的神态难以分清究竟是在打量还是蔑视。黑色的高跟鞋鞋跟在天鹅绒地摊上疯狂蹂躏,裙裾的蕾丝轻柔地擦过双腿。或许是我不懂得欣赏,明亮澄澈的灯光只会让我头晕想吐,而她晃动的身体甚至让我烦躁地想掏枪在她额头上钻个鲜血淋漓的窟窿。

  柯克兰小姐观察着我的模样,脸上的却笑意渐浓。如同一个刚刚成功愚弄了自己下仆的贵...

[翔润相二]人间喜剧 终章

思念在空气中被时间催化,爆炸。发出支离破碎的挣扎声响,像是一曲哀歌到了最末时竭尽全力的嘶吼。阳光照在屋子里,把每一个角落都照得通亮。抬起头就能看见在半空盘旋飞舞着的细小尘埃,一圈一圈,兀自绕着它的轨迹行进,直到再次坠落到冰冷的地面上。

从那天以后,樱井翔销声匿迹,像是从来没有回来过一样的销声匿迹了。

松本润不明白为什么樱井翔要再一次离开,更不明白既然他知道自己要离开,又为什么要骗他,许下那样让人对生活充满了期待的承诺。时隔多年,他如同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人生大事一般,第一次对着镜子尝试着把左耳上的耳钉摘下来,只是因为和肌肤相接的时间实在太久了,就好像是长在了一起一般,除了疼痛的感触不断传来以外...

[翔润相二]人间喜剧. 18

*上一章的热度让我有小情绪了
*大概下一章完结

提起笔来又放下,看着日历上已经被画过一个大大的心形的日子有些出神。

那是樱井翔握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画下的标记,在满屋子温暖的金色光线中,他伏在他的背上笑声轻柔,和他两个人攥着一支笔画下一个红色的圈。樱井翔突然说,这也许就会是他们人生的转折了。

松本润微微侧过头去看着自己背后的樱井翔的侧脸,锋利的轮廓线勾勒出成熟男人的面容,乌黑的头发,刘海柔顺服帖在额头上,唇角勾起微微上扬,气息平缓低沉在耳畔温热来回。心里不禁有些恍惚了,恍惚间就看见很多年前那个黄发戴耳钉的少年,笑起来的时候眉头微微蹙在一起,露出仓鼠的门牙,他现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朝着自己挥挥手,

©川上蕉 | Powered by LOFTER